水番株式會社

關於部落格
這個部落格是為了連結教會的網站而設
關於自己的照片與生活瑣事較少在此呈現
這部落格主要是以教會生活為主
  • 48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驚石記

回想剛才的險境,我大概滑落了有兩個大人的高度,岳母站的比我高且摔得比我遠,但怎樣也不敢想像在從來一次,因為只要角度不對肯定不只是如此,況且那是一顆足以把頭壓扁的大石頭阿⋯
虹谷
這次農曆年假期的最後一天,也是我最為難忘的一天。 岳母難得光臨雙豐教會來探望親家母,在這難得的半天,我們夫妻倆就帶著岳母(小蒨的媽媽),到處走走,看看我們每月假日都來的地方。 我們之前看過了我們家的菜園,原住民鄰居也邀請我們到他們菜園摘龍鬚菜,要到相當賦有特色的甘仔店,只是可惜那天沒有營業,以上其實都不是我要說的重點。 我們來到最後一站《虹谷》,這條從山上下來的上游河道,匯流到下方的濁水溪。 這是我們經常來玩水的地方,其實我們並不需要下去的,因為冬天算是旱季,並沒有什麼水可玩,而且水也相當冰冷,只是不知怎的就是一步步的往下走,也許覺得難得來這麼一次,能看能走就盡量去吧。 走到半路,我繞過他們超了條近路,踩著一顆大石一躍而下,我想我就先到處看看,他們慢慢下來就好,沒想到岳母也想從我走的路下來。 小蒨這時提醒了一下,別從那裡吧!危險!但看著媽媽那麼堅持,就吆喝著我去帶一下。 我再次提醒了他,那顆石頭不穩,剛我下來的時候已經鬆動了。 他都已經站上去而且已經準備下來了,我趕緊過去攙扶,小蒨看到我過去了,就放心往安全的路下來,就在這時石頭開始往下滑動,那大石相當的大,因此下滑的速度也相當快,我兩手扶著大石順勢下滑,岳母就像把大石當成衝浪板般,趴在大石上,而我就如同海浪的角色帶著他們往前衝,就當我就要停住那一刻,岳母的手鉤住我的眼鏡,順勢滾向前去,此時他的身影被大石所擋住,我無法得知他的狀況,我雙手還是扶著大石,但這大石壓在我的肚子上,又因剛那一下劇烈的震蕩,使我意識有些不清,也沒有體力可以把石頭移開。 小蒨原是要從另一條路下來,聽到石頭崩落的聲音趕緊回過頭察看,此時我們已經滑落下方,他看見媽媽翻了兩圈,跌坐在地上。 她趕緊來到我們身邊,兩人都還有意識,此時她面臨了兩難,是要先舊誰?媽媽年紀大,可耐不住這樣一摔,但看到我她都傻了,因為景象太過驚悚,那時頭正壓在我身上,且我試過要搬開,但此時還無法始力。 她問了一下媽媽有沒有事,媽媽要她先看看我。我感覺還可以,因為石頭暫時搬不開,但並沒對我造成傷害。小蒨就過來搬了搬石頭,只能動搖一點點,完全拿這時頭沒轍。 我跟她說:你先去看媽有沒有怎麼樣,我休息一下,等一下我在把石頭搬開就好。 她確定媽沒有什麼大礙後,就來幫我一起搬石頭,真的這時頭實在太重,怎麼搬都只能搖動一下下,而且岳母又在旁邊,我不能讓石頭壓到他,因此石頭只有一個方向可去,這時我又發現,我相機放在牛仔褲後面的口袋裡,而且我身體角度移動不對,就會把相機壓扁,只能盡量瞧角度。我發現小蒨的力氣好像變大了,我也用腳把石頭用力頂開,讓石頭滾到旁邊,我也很快的彈跳出來。真的很怕跑得不夠快,會被石頭壓到我們的腳。 這時候我終於可以看到岳母的身影,他躺在我前面不遠處,具他形容,小蒨過來瞭解狀況時,他眼前是 一片漆黑,他想沒撞到頭也沒傷到眼睛怎麼會看不見,我想應該是翻那兩圈的劇烈震蕩,造成血壓升高,眼壓無法適應的情形,只要休息一下子就好了。 我起身感受了一下身體的狀況,這時還餘悸猶存,但似乎沒有什麼傷到,但岳母還是無法起身,休息一會兒我將他攙扶到一顆石頭上休息,我跟他們說:在這等我,我去開車過來接你們。 在走回去的路上,我不斷的再回想剛才的險境,我大概滑落了有兩個大人的高度,岳母站的比我高且摔得比我遠,但怎樣也不敢想像在從來一次,因為只要角度不對肯定不只是如此,況且那是一顆足以把頭壓扁的大石頭阿⋯ 我開車過去時看到他們已經從底下上來路面了,我也放心不少,我叫小蒨把車開到前方紅色的橋那邊掉頭,我下去補一下照片,這時在太驚險了,肯定要紀錄一下。 在我寫這篇文章的時間,距事發當時已是20幾個小時後了,目前除了感覺右手有些拉傷無力,脖子有點緊以外,應該沒神麼大礙了。岳母手臂有點擦傷、腰部與臀部有點痛,走路需要慢慢走,其他是沒什麼問題,詳情要等到我下班後才知道恢復的情況怎樣。 發生這樣的事要感謝神的帶領,沒有釀成嚴重的後果,也讓我們體會到世間就是這麼的無常,下一秒要發生什麼事,都不是我們能掌握的,唯有完全的交托給神,讓祂來帶領,雖然我們遭遇到困境,但因為有祂使我們依然能夠感恩面對。
石頭原處
石頭滾落路線
就是這顆大石頭
它剛還壓在我身上
石頭上是岳母 石頭下是我
縱身一滑
狼狽的兩個人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